中国江苏网
至爱梵高,艺术家笔下的醉与画
2017-12-12 09:21:00

   12月日,本年度最疯狂且美到令人窒息的一部电影——世界首部全手绘油画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上映了,这部电影耗费7年,共15个国家125位画师,手工绘制65000帧油画,已经上映豆瓣评分高达9.1。

  今天我们欣赏一下梵高和其他世界著名画家用画笔写下的“品酒辞”:有的关于宗教,有的关于爱情,还有的是画家对生活的感慨。快来看看全世界最有名的画家是如何描述葡萄酒的,或许你还能从中窥探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饮者》 

  ——梵高,芝加哥美术学院 

   

  图

  当我们在谈论梵高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我们讨论他奇特的构图,欣赏他奔放热烈的色彩,或者聊一聊他的八卦,然后惊讶他用剃刀割掉了自己的耳朵。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梵高站中间。这个熬着自己的心血,斗着自己的幻觉来作画的疯子,用喷薄的情感在画布上涂抹。

  他的一生都深陷贫穷痛苦和自我斗争的泥沼之中,所以他的画笔总也离不开那些蝼蚁般的底层群众。他的一生被波德莱尔口中“绿色的魔鬼”所累,但也只有在沉醉于苦艾酒酒精的迷醉中才能获得作画的灵感吧,而《饮者》这幅画成了他人生残忍的缩影。画面上站着的人正一杯一杯的啜饮着苦艾酒,爷爷,父亲,儿子,还有最低处的小孩,没人能逃脱沉醉酒精的恶习,就像没人能逃脱处于底层的命运。画面上扭曲的线条形成了一个个漩涡,也许预示着这种可怖的轮回,而日落紫色的晚霞和杂乱的麦地让氛围莫名的诡异起来。画这样的一幅画,也许是梵高对待命运的不甘,却更可能是对自己的嘲笑。

  《苦艾酒静物画》 

  ——梵高,1887年 

   

  图

  《红色的葡萄园》 

  ——梵高,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藏品 

   

  图

  梵高一生中有过几幅有关葡萄园的作品,其中当属这幅红色的葡萄藤最为有名,因为这也是梵高有生之年唯一公开卖出的作品,仅仅过了五个月,梵高便以自杀的方式向世界告别。红色的葡萄藤完成于1888年梵高居住在法国南部城市阿尔勒期间。在这部作品之前,梵高刚刚完成了“绿色葡萄园”的创作。

  值得注意的是,梵高在给他弟弟的信中提到这部“红色的葡萄园”取景于10月底阿尔勒附近的葡萄园,农民们还在忙着采收。但按照常理,法国南部的葡萄采收季要远比10月早,而且正常情况下,葡萄园一般是在采收季结束后才会变为红色。这不禁让人思考:农民的采收是真实的吗?采收的时间是否正确,抑或这只是梵高的艺术想象?

  后印象派代表作《静物》、 《向日葵》、《布道后的视觉》。

  《爱情与葡萄酒的结合》 

  ——马克·纳蒂埃,巴伐利亚国立博物馆藏 

   

  图

  画面重现了夏夜皇宫花园的一刻,年轻的骑士正缓缓地向恋人怀中依偎,年轻优雅的贵族少女稳稳地接住了他深情的目光。青年在用醒酒器向少女手中的杯子倾倒葡萄酒。有趣的是,他们之中没人看着酒壶和酒杯,好像完全不在意酒是不是会洒得一塌糊涂。而这恰好是设计得最为精妙之处:无需刻意,抬头就能对上你炽热的爱情,像仅凭感觉便能把酒倒好一样。

  事实上,用画笔留住动态的一刻远比描绘不动的场景更考验画家对细节的掌控力,但这对以精致人物肖像画而闻名的让马克·纳蒂埃显然不是个难题。画家细腻的笔触下人物的表情活灵活现,极高的色彩技巧赋予衣服丝绸质感,气氛在柔和的光线里变得朦胧暧昧,宝石色液体充满诱惑性的吸引住我们的目光,也暗示着故事接下来的发展。

  洛可可风格的代表作有:《发舟西苔岛》、《丑角吉尔》、《加拉蒂雅的胜利》。

  《游船上的午餐》 

  ——雷诺阿,华盛顿飞利浦收藏馆藏 

   

  图

  这幅画里有很多人,近景里面容姣好的女人在抚摸一只小狗;蓝衣少女侧头与背后的青年调情。远景处的人们或立或坐,相谈甚欢。画家在轻松欢愉的气氛中创造出一种节奏,颤动的颜色让画面和人一起舞动起来。和其他的印象派画家不同,雷诺阿认为光让事物脱离平庸。所有一切都曝光在强烈的阳光下,光线让葡萄酒瓶和玻璃酒杯闪着钻石似的光,让远处的芦苇变成了丁香色,更为人增添一抹梦幻与神秘。但同时他懂得用相对平静的面部表情来中和过鲜明的色彩和“不那么规矩”的构图,使整幅画像真正的好酒一样平衡中不失特色。

  在他的画中,人们好像从未丢失纯粹真实,时刻践行“carpe diem”的精神享受着生活。但请注意其中凝视着远方的男人!与雷诺阿一贯的手法一样,喧闹中总有个人将失控的浪漫拉回现实.也许他正是纷乱社会中智者的象征吧。

  《苦艾酒》 

  ——德加,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图

  画面描绘了枯坐在咖啡馆角落里的一男一女,女人是女演员亚兰·安德雷,男人是画家的朋友马塞林·德布丹。看看这两个悲伤苦闷的可怜人吧!他们的神情透着漠然与空虚,无力感浸透了他们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他们的身体前倾,像是已经被沉重的生活打垮。杂乱无章的布局将视野内变得更为空旷,但这种空旷却把两个活生生的人逼仄到画的一角。好像是他们空虚的内心正将他们拽向黑暗的深渊。这空旷的中间,摆着一个酒瓶,一杯绿色的苦艾酒,也许此刻酒精成了逃避的唯一办法。

  相对于其他印象派画家对色彩的崇拜,德加更钟爱线条。他不同于同代画家沉迷于色彩与光,反而认为素描能够更好的展现动态与渲染情感,“我是一个善于用线的色彩画家”。诚如我们在这幅画中所见,他是成功的,线条没有压制画中人心底散出的绝望,反而让色彩变得更有力量。

  印象派的代表作《日出·印象》、《草地上的午餐》、《煎饼模仿的舞会》。

  《酒神的胜利》 

  ——委拉斯开兹,普拉多博物馆藏 

   

  图

  《酒神的胜利》完成于委拉斯开兹早期宫廷时期,虽然身处巴洛克风格盛行的时代,他却成长为一个伟大的写实主义画家,底层群众的喜怒哀乐常常在他的画中得以展现。头戴毡帽,身穿粗布外套的农民们举杯畅饮向酒神致敬,生活的艰辛似乎也被此刻的欢愉冲淡。而我们年轻的酒神——巴克斯,悠然地坐在他们中间,头戴一顶有翅膀的帽子,正给一个背向观众的人带上花冠。画中的酒神似乎隐去了神性,他赤裸着上身,神情自若,眼睛凝视着画以外的地方,仿佛置身于名为“现实世界”的世外桃源。

  他以一个叛逆者的姿态处于平民之中,恰似画家本人对巴洛克式理想主义的讽刺。饱满且柔和的色彩表现充分的体现了提香和鲁本斯对他的影响,对明暗光影的细致处理则带着卡拉瓦乔的影子。这幅画的另一个名字《豪饮者》则更能体现作者想表达地狂欢之意吧。这幅画最初挂在国王的卧室,现存于普拉多博物馆。

  文艺复兴时期代表作《维纳斯的诞生》《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最后的审判》《雅典学院》。

  《酒神》 

  ——卡拉瓦乔,乌菲茨美术馆藏 

   

  图

  画中的酒神是男是女?白色的幔布下显然是年轻健壮的男性的身躯,但却生着女性般柔美圆润的脸庞,细得夸张的柳叶眉虫子似地弯曲着,涂了胭脂的双颊透出病态的红润,微张的双唇似乎吟着引诱的诗句。他的一只手轻巧的捏着高脚杯,另一只手摩挲着丝绸带子,眼神迷蒙,好像还没从上一场狂欢里醒过神来。在他面前摆着一盘象征丰收的水果,但鲜艳的果皮上已经开始显出腐烂,表现出一条讽刺的真理:快乐往往稍纵即逝,丰收亦是衰败的开始。

  再没有谁比卡拉瓦乔更像酒神了,肆意放荡,生性乖戾,但又极富才华。卡拉瓦乔追求的不是矫饰的美而是可怖的真实,他把圣人拽下神坛,用画给那些因不识字不能读圣经的底层人灵魂救赎。“无畏无惧”贯穿了他的一生,而《酒神》则定格了他最光辉的时刻——骄傲又迷醉。可悲的是此时他已经看清了自己的结局,与歌利亚一样的结局。

  《喝酒的女人和醉酒的士兵》 

  ——杰拉德·泰尔博赫,私人收藏 

   

  图

  这是一幅充满矛盾和疑问的画。一个端坐在椅子上喝酒的女人,她的身体稍显僵硬,喝酒对她来说难道不是一场惬意的放松?她头部微微抬起,她在思考或祈祷些什么?白色丝绸将她从头包裹起来,黑色外搭铠甲一般规整的披在肩上,这些都使她如同无罪圣母般圣洁高贵,但和观画者的距离也变得不可逾越。相反趴在桌子上的男人却灰头土脸,疲惫不已,醉生梦死仿佛是为了逃避不堪的生活。他们看起来好像不属于同一画面,但细想这种戏剧化对比却有更深的含义:因为他们并非恋人或是兄妹,而是一个疲惫的灵魂在等待着救赎。光线明暗的对比传承了卡拉瓦乔画派的精髓,精美细腻的线条,人物表情的微妙刻画都体现了杰拉德·泰尔博赫作为荷兰代表性肖像画家不俗的功底。

  巴洛克风格代表作品《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圣母下葬》、《宫女》、《夜巡》。

  《玩纸牌者》 

  ——塞尚,卢浮宫馆藏 

   

  图

  画家随意地走进一个脏兮兮的酒馆,坐下来观察桌子对面两个玩儿纸牌的男人。但谁都没能想到的是,这个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场景画日后会在拍卖会上博得2.5亿美金的高价。就像没人想到,终其一生都没能被巴黎沙龙接纳的的保罗·塞尚会被后人称为“现代绘画之父”。

  画中的人物带有明显的塞尚风格,他们身体略微前倾,身形如同雕塑一般。但是一眼望去,人们必然会先将目光焦点放在他们的表情上,太严肃也太沉默了。但恰巧是置身于杂乱喧闹的酒馆,这种严肃才不至让人压抑,反而显出了邋遢外表以外的神秘感。塞尚认为线条与明暗都不重要,只有色彩是他最有力的武器。他用色彩使人物立体鲜活,用色彩对比追求平衡与和谐,不同于其他印象派画家,塞尚不放弃规则的制约。请看放在桌子中间的那瓶葡萄酒,它恰好位于这幅画的中轴线上,酒瓶矫正了画面的倾斜感,像骨架一样支撑住整幅画,也瞬间增添了紧张的对弈氛围。

  塞尚的一生从未被当时的主流接受过,甚至与他私交甚笃的左拉也在小说《杰作》中暗讽他是一个从未成功过的画家。但这些都没动摇过他的艺术主张,正是这些在当时饱受抨击的想法,催生了蒙德里安的风格派,康定斯基的抽象主义,蒙克的表现主义,马蒂斯的野兽派及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活着的画家里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画家——那就是我”。

  《酒神祭》 

  ——提香,普拉多博物馆藏 

   

  图

  相传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一位朋友死于决斗,万分悲痛的他将朋友埋葬起来。不久后,坟墓上长出藤蔓,上面结出果实。狄俄尼索斯将果实榨汁用公牛角饮下,顿时觉得兴奋异常,后来他将这奇妙的饮料献给奥林匹斯众神,希腊人民为纪念他的贡献,每到秋收时节都会举办名为“酒神祭”的盛大狂欢。正如我们在画面上所见到的那样,人们肆意尽情的舞蹈,大叫,欢谈,酣睡,无视规则。在人们追求快乐与自由的本能面前,那些人世间的愚蠢秩序又算得了什么呢?画中的每一个人都洋溢着无穷的生命力,浑然天成的光影与色彩也只有提香才能真正驾驭。我一直相信提香有一种神奇的魔力,那些女神不着寸缕的胴体在他的画笔下总是兼具着疏离与诱惑,害羞与放荡。但其实他表现出来的一切都那么合理,因为这毕竟是一场向酒感恩的狂欢啊!

  威尼斯画派代表作《沉睡的维纳斯》、《暴风雨》、《欧罗巴被劫》。

  《采葡萄的人》 

  ——戈雅,普拉多博物馆藏 

   

  图

  这幅画展现了秋日村庄丰收的场景。近景处一位骑士和贵妇正坐在石阶上愉快的交谈,农家女将一串葡萄递给妇人,背对着画面的小孩子伸着手似乎也想摸一摸还沾着水珠的果实。远景里村民们正在低头劳作,山在刺眼的光中隐约可见。无论是衣着考究的贵族,还是婀娜多姿的夫人,或者是头顶着一篮葡萄的农家女,在明亮而温柔的光线下都显得愈发高贵起来,鲜艳的色彩和精雕细刻的细节都显示出彼时年轻而富有激情的画家对新古典主义的热爱。这幅画选自戈雅一组以四季为主题的画,他以鲜花代表春天,以白雪描绘冬天,而采葡萄酿酒则是秋天丰收的象征。整个画面都笼罩在一片欢乐与宁静之中,这也许正是画家认为的葡萄酒能带给我们的东西吧。

  新古典主义,代表作《里维耶夫人肖像》、《泉》、《马拉之死》。

  《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米兰恩宠圣母教堂多名我会院壁画集 

   

  图

  这幅画是达芬奇最著名的作品,可能也是全世界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之一。画中的耶稣居中正坐,一手指向背叛者犹大的餐盘,一手指向盛放葡萄酒的圣杯。诡异的是,在达芬奇的这幅画中,耶稣的手边并没有出现圣杯。普遍观点认为按照达芬奇写实的作品风格,原画中的圣杯逐渐褪色消失了,另外的观点认为所谓的圣杯其实只是隐喻,其实际的含义则另有所指。

  《味觉》 

  ——老杨布鲁盖尔,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图

  葡萄酒不仅是用来和食物搭配的饮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它逐渐演化成了社交的工具。十七、十八世纪的欧洲,饮用或者说品鉴葡萄酒成为欧洲上流社会的一种风潮。生活在伦敦和巴黎的绅士和富豪们逐渐习惯围坐在桌前,一边品味葡萄酒一边议论着国事。女人们也不甘示弱,她们把喝酒和抽烟看做一种时髦的消遣。弗拉芒画家老杨布鲁盖尔(Jan Brueghel l'Ancien)的作品为我们展现了这一时期女性的消遣:美食、美酒、音乐和窗外的美景…极致的享受。

  《火鸡派》 

  ——皮特·柯雷茨,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藏品 

   

  图

  静物画流行于16世纪的欧洲,并逐渐成为独立的画种。这类作品通常以食物和器皿作为题材,有很多有关葡萄酒的作品。这幅来自荷兰画家皮特·柯雷茨(Pieter Claesz)的作品生动地展现了一桌丰盛的美食:生蚝、柠檬、火鸡派,还有装在精致的器皿里用来消食的白葡萄酒,画面之传神非常能激起人的食欲。

  《阿姆斯特丹酒商协会》 

  ——费迪南德·波尔,慕尼黑美术馆 

   

  图

  荷兰人素有海上马车夫之称,他们依靠发达的航运环游世界进行贸易。荷兰本国并不产酒,他们从欧洲各个产区挑选出符合顾客要求的原酒,再把这些成桶的酒转运到世界各地进行销售,因此葡萄酒贸易格外发达。这幅费迪南德·波尔(Ferdinand Bol)的作品就刻画了阿姆斯特丹葡萄酒商人组成的行业协会,他们或站或坐,手中拿着书卷或纸张,仿佛在制定葡萄酒贸易的规则,画面最左的绅士则手持一把提取葡萄酒的吸管,若有所思。虽然穿着统一的“制服”,画面中每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不同的方向,显示行业协会中既有合作又存在竞争。

  《爱侣》 

  ——让-马克·那提耶,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藏品 

   

  图

  法国宫廷画师让-马克·那提耶(Jean-Marc Nattier)一生以刻画王侯将相的肖像而著称,这幅爱侣图虽然不是他的经典代表作,但却广为人知。道理很简单:还有什么能更加清楚地表达葡萄酒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爱意这一作用吗?

  《女神游乐厅的吧台》 

  ——爱德华·马奈,英国伦敦大学的科陶德美术学院藏品 

   

  图

  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的这幅作品仿佛把我们带到了“美丽时光”时期的巴黎。当时的巴黎是全世界文艺青年向往的圣地。女神游乐厅(Folies-Bergère)是那个年代的巴黎最热闹的社交场所,巴黎人在这里约会,喝酒,抽烟,跳舞,看演出,忘情地谈天说地。这幅作品中,在吧台工作的少女面向观众,她身后的镜子反映出女神游乐厅的热闹场景。在她手边摆放着象征着庆祝和欢愉的香槟,少女仿佛正在等待客人点单。不过,马奈在这幅画里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道具:盛放香槟的冰桶!值得一提的是,作品中的“女神游乐厅”至今仍然存在,位于巴黎九区。

  《双重肖像和葡萄酒杯》 

  ——夏加尔,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藏品 

   

  图

  葡萄酒之于情侣象征着爱意,对俄裔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而言,葡萄酒还意味着与妻子蓓拉重逢的喜悦。1914年,在巴黎度过四年时光的夏加尔从巴黎回到故乡维帖布斯克,与妻子蓓拉重逢。随即俄国战争爆发,夏加尔潜心创作,妻子蓓拉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夏加尔连续创作出《穿白色翻领的蓓拉》、《双重肖像和葡萄酒杯》等作品。这幅作品中,夏加尔化身淘气的孩子,骑在妻子蓓拉身上,高举着葡萄酒杯,无论是人物的肢体语言还是绘画的色彩,都表现了夏加尔内心的欢愉和满足。

  《致敬酒神》 

  ——毕加索,西班牙里奥哈Vivanco葡萄酒博物馆 

   

  图

  毕加索一向被视为立体主义艺术的先驱,以抽象画作而闻名,但实际上他在绘画的各个领域均有涉猎。毕加索一生画过不少酒神的作品,其中一幅作品《酒神祭》被波尔多著名酒庄木桐用在1973年份的酒标上,使该年份的葡萄酒在当今的拍卖会上拍出天价。这张铅笔画是毕加索另一幅关于酒神的作品,描绘了众神和信众饮酒作乐的场面,十分形象生动。

  下次看画时倒上一杯酒吧,因为置身画中最好的状态是微醺。

来源:凤凰网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