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古代酒文化典故 以酒谏酒
2018-03-16 11:10:00

  淳于髡,战国时期齐国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在中国酒文化史上,淳于髡与李白,刘伶齐名,被称为“酒伯”。

  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其实主要有九家,排在末的是杂家,淳于髡就是它的创始人,据说《晏子春秋》就是他写的。

  他姓淳于,曾因犯罪而受过髡刑,也就是被剃了光头,故名淳于髡。刑满释放后配给私人,招为赘婿。这可不是倒插门的养老女婿,而是农奴主为女奴招的男奴配偶,没有人身自由的贱民。

   

  他虽然身材短小,其貌不扬,但是博闻强记,好学不倦,能够博采百家,学无所主,广纳涓流,丰富驳杂,做到卓立不群,树一帜,终于被齐威王看中,“立淳于髡为上卿,赐之千金,革车百乘,与平诸侯之事”。

  这个齐威王,是个不爱江山爱美酒的主儿,整天陶醉于酒宴,好为长夜之饮,以致国政荒乱,沈湎不治,诸侯并侵,国且危亡,在于旦暮,群臣心急如火,皆莫敢谏。

  由于淳于髡多次以特使身份,周旋诸侯之间,不辱国格,不负君命,他说话威王还是听的,只是不能犯颜直谏,而要发挥他巧言善辩机智幽默的本事,用隐言微语的方法。

  一天,齐威王又喝酒了,约淳于髡同饮作陪。席间,威王问:“听说先生酒量大,能饮几何而醉?”

  淳于髡答曰:“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

  齐王一听,兴致来了:“别逗了,你饮一斗已经醉了,怎麽还能再饮一石呢?”

  淳于髡说:“大王没听说过吗,喝酒也有天时地利人和。象现在喝酒,有大王在前,执法官于侧,御史立后,臣心揣恐惧,惶惶不安,不过一斗就醉了!”

  齐王觉得更有趣了:“那你什麽时候能喝一石呢?” 

  “有朋自远方来,酒逢知己,推心置腹,臣可以饮六七斗,而酒不及乱,不失常态。”

  “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什麽时候喝到一石,而烂醉如泥呢。”

  淳于髡呷了一口酒,步入正题:“当我参加州府之会,男女杂坐,勾肩搭背,小姐劝酒,卡拉ok,堂上灭烛,杯盘狼藉,君非君样,臣非臣为,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在这种场合,臣会兴致勃勃,一饮一石呢”

  齐威王一听,好啊你淳于髡,在这等着我了,这不是暗讽我在朝廷大摆酒宴吗,我这是自己挖了坑往里跳呀。还没等他来得及发话,淳于髡又说了:

  “大王啊,酒生乱,乐生悲,万事尽然。臣不想喝一石而烂醉如泥,大王也一定不愿因狂饮而殇国政吧。如果一日饮酒,三日寝之,国治怨呼外,左右乱乎内。上离德行,民轻赏罚,国将不国,君将不君,节制酒宴,势在必行也!”

  齐威王听罢,沉思良久,幡然悔悟,罢彻夜之欢,除淫靡之风,令淳于髡做的头头,监督酒宴之事。每宗室置酒,髡必在侧。此后,齐国文有淳于髡辅政,武有孙膑统,跻身战国列强,而淳于髡也美名传扬于世永载于史。

  关于淳于髡与酒,不同与古时其他的爱酒之人,关于他说的最多的不是他的嗜酒与酒量,而是因为他能以酒制酒,成功地说服齐王节制酒宴,居安思危,挽救了国家。

来源:佳酿网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